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77|回复: 29

Gelek Rinpoche 格賴仁波切圓寂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6 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Garuda 于 2017-2-16 23:49 编辑

Gelek Rinpoche 格賴仁波切圓寂了!

Kyabje Gelek Rimpoche, our dear teacher and friend, passed away this morning at 6 AM. We will keep him in our thoughts today and every day.
Information regarding arrangements will be posted on the Jewel Heart International Facebook Page as we receive it and we ask you to respect the privacy of his immediate family at this time.

Photo by Kathy Foxworthy Laritz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社区

x
发表于 2017-2-22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1
大乘法脉联合会《坛城》杂志采访格勒仁波切
1999年5月刊
格勒仁波切1939年生于西藏拉萨,在哲蚌寺求学期间受教于西藏一批最有名望的大师。仁波切在20岁时就获得了拉然巴格西的学位,这是很罕见的情况。他也是图登耶喜喇嘛的好友。
受宗座DL喇嘛正副亲教师的指派,格勒仁波切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在大乘法脉联合会的印度中心教授西方人佛法。他从那时起开始在世界各地指导佛教徒修行并在数个国家建立了摩尼心中心。他的主要活动位于美国密歇根州的安娜堡市。《坛城》杂志今年2月采访了仁波切。
您能告诉我们一些您的出身情况么?例如,您的转世名位?
我被认证为上密院堪布扎西南佳的转世化身。我想应该是已故的帕崩喀德钦宁波认证了我,也就是著名的帕崩喀仁波切。从4岁到20岁期间我在哲蚌寺学习。我也是在那里完成了我格西课程的学习。我是格鲁派的僧人,主要受教于嘉杰赤江仁波切和铃仁波切。我也从宋仁波切处获得少许的教授。
请问您为何决定放弃僧侣的身份?
应该是因为我的贪欲吧!是的,通常就是因为贪欲,就是那种寻找刺激、愉悦或任何梵行生活之外事物的欲望。我脱去僧衣这件事并不是什么好事。这件事挺可怕的,就和克林顿总统的丑闻事件差不多。但是包括嘉杰赤江仁波切和嘉杰铃仁波切在内的许多仁波切都告诉我:“尽管你放弃了僧侣的身份,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卸下仁波切的责任。”他们告诉我仍应持佛教的教幢。情况就是这样。
2
请问您是如何做的?
我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印度教授藏传佛教。20世纪70年代,嘉杰赤江仁波切让耶喜喇嘛来找我,耶喜喇嘛就派了尼克•日布什医生来请我去新德里的兜率天大乘禅修中心教授佛法。这也就是兜率天中心的肇始。
我也在DLSL的兜率天中心给予过两周的教授。嘉杰铃仁波切那时每晚都要听我汇报。他会检查我每天做了什么,告诉我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并给予批评。最后他要求我给予大威德金刚的灌顶。他把他自用的宝瓶、材料、书籍和其他所需一切都给了我。然后我就在DLSL的兜率天中心给予了大威德金刚的灌顶。那是许多年前了,当时嘉杰铃仁波切仍在世,但是嘉杰赤江仁波切已经圆寂了。
能谈谈您在摩尼心中心的情况么?
在摩尼心中心内我前往各地指导各个分中心。我们在密歇根州有2个分中心,一个在安娜堡市,密歇根大学附近,另一个在底特律的郊区。在纽约有一个分中心,直至今日我仍在那里教授如何转变思维。在芝加哥、克利夫兰和内布拉斯加也有分中心。同时在旧金山和洛杉矶也有规模虽小但是却很稳定的修行团体。我每隔一周去一次纽约,来听讲的人大约在120-130人左右。
您和耶喜喇嘛和索巴仁波切的关系如何?
在西藏时耶喜喇嘛就是我的好朋友和同事。在西藏时我们会一起在蒋扬过冬。蒋扬是拉萨以西的一个小村子。我们冬天一起在那里闭关约一个月,一起学习佛教逻辑(因明)。
耶喜喇嘛非常杰出而友善。我是哲蚌寺洛色林扎仓的,耶喜喇嘛是色拉杰的。这是三大寺中两个最好的扎仓。我们总是挑战彼此,最好的扎仓之间的竞争。在班级中,耶喜喇嘛和我分别处于辩经中对立
3
的双方,我们也常常辩经。在一个月的闭关中,我们几乎每晚都会辩经。所以我们从那时起就是老朋友了。
然后他建立了一系列的佛教中心。当他在新德里找到我时,他说:“太浪费了!你干嘛不来教授佛法呢?”我说:“我不是那种适合教授佛法的人。我只是个粗野而疯狂的家伙。”
我猜他去找了嘉杰赤江仁波切,因为随后嘉杰赤江仁波切就命我去兜率天中心教授佛法了。当时他派了尼克医生来找我。所以是耶喜喇嘛和赤江仁波切给我背上了直至今日的沉重的负担!
我去DLSL的兜率天中心则是因为嘉杰铃仁波切。最初兜率天中心是请铃仁波切去给予宗喀巴大师的三主要道的教授并给予大威德金刚的灌顶。随后嘉杰铃仁波切让尼克医生再次来德里找我。
当耶喜喇嘛回到德里之后我们常常见面。他在德里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请我吃过一次午饭,那次招待很棒。后来当他病重住在麦克斯妈妈那里的时候,我去看过他几次。1984年,他离开德里前往加利福尼亚,他在机场给我写了一封信,里面有100美元和给我的一封祈祷文。里面写到“你只能追随你的业,你不可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诸如此类的话。我猜是他口述,然后索巴喇嘛写了这封信,然后寄给我。这就是我和耶喜喇嘛最后的接触。
索巴喇嘛是在1959年或者1960年从西藏而不是尼泊尔来的印度。一群年长的僧人把索巴喇嘛带到我这里学习因明,他当时大概13到14岁。我可能教过他一到二节课,最多三到四节课。索巴喇嘛属于色拉杰,而我是哲蚌洛色林的。所以即使在那时,由于某些原因,我也不应继续教他,而是应该为他找一个色拉杰的老师。
我把他送到了格西拉登那里,随后格西拉登把他送到了耶喜喇嘛那里。离开西藏后我们一起住在印度布霞的一个临时营地内。当时没
4
有教材,只能凭记忆授课。所以不管怎么说,我在把索巴喇嘛送到格西拉登和耶喜喇嘛处求学这件事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我一直收到你们寄来的《坛城》杂志。我很乐意阅读这些杂志。我希望你们能获得更大的发展。我毫不怀疑,你们将会达到《三轮》或《香巴拉之日》的水准,或者将比他们做的更好。我也常常鼓励别人阅读你们的杂志以了解佛教界最新的事物和进展。对此我毫不怀疑并且相信你们将做出很大的贡献。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17 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祈愿格列仁波切早日乘愿再来!
发表于 2017-2-17 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否是摄影家的仁波切?
发表于 2017-2-17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仁波切前几周仍然坚持周末的讲课,没想到...
祈愿格列仁波切早日乘愿再来!
发表于 2017-2-17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了了 于 2017-2-17 09:16 编辑
陌路萧狼 发表于 2017-2-17 06:20
是否是摄影家的仁波切?

仁波切的爸爸是第穆仁波切,是西藏第一位搞摄影的,仁波切的弟弟也是搞摄影的。但是仁波切不拍照,主要的貢獻是在西方傳法(其中心編輯了一套很完整的仁波切的教授,從修心、道次第、上師瑜伽,到幾個格魯流行的主要本尊教授都有)。另外據說仁波切當年整理了很多老西藏的口頭故事。(所以我想,仁波切講法特別活潑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仁波切本身出生於與十三世有關的貴族家庭,及後來有這些多方面的見聞,這樣其視野就很不一般了。。。)

願仁波切速回!
发表于 2017-2-17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祈愿格列仁波切早日乘愿再来!
发表于 2017-2-17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祈愿大悲祜主格勒仁波切早日乘愿再来!
发表于 2017-2-17 09: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祈愿仁波切早曰乘愿再来!
发表于 2017-2-17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祈愿恩师至尊格列仁波切早日乘愿再来!!!
发表于 2017-2-17 16: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悲痛!我的上师!
发表于 2017-2-17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祈愿格列仁波切早日乘愿再来!
发表于 2017-2-17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祈愿至尊格列仁波切迅速乘愿再来!
发表于 2017-2-17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祈愿格列仁波切速疾乘愿再来!
发表于 2017-2-17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祈愿格列仁波切速疾乘愿再来!
发表于 2017-2-18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祈愿格列仁波切早日乘愿再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7-10-24 10:00 , Processed in 0.79486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