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修学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76|回复: 23

云水堂主请进,看看当年支那堪布的讲法有无问题,是否符合佛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6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八难得行:菩萨于如是寂灭微妙甚深最胜法中修行时,亦不生念:『我现修此行、已修此行、当修此行。』不著蕴、界、处、内世间、外世间、内外世间,所起大愿、诸波罗蜜及一切法皆无所著。何以故?法界中无有法名:向声闻乘、向独觉乘,无有法名:向菩萨乘、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有法名:向凡夫界,无有法名:向染、向净、向生死、向涅槃。何以故?诸法无二、无不二故。譬如虚空,于十方中,若去、来、今,求不可得,然非无虚空。菩萨如是观一切法皆不可得,然非无一切法;如实无异,不失所作,普示修行菩萨诸行;不舍大愿,调伏众生,转正****;不坏因果,亦不违于平等妙法,普与三世诸如来等;不断佛种,不坏实相;深入于法,辩才无尽;闻法不著,至法渊底;善能开演,心无所畏;不舍佛住,不违世法,普现世间而不著世间。
《华严经 十行品第二十一之二》

——————————————————————————————————
就不提《大般若经》等直接明示心无挂碍,一切皆空的佛经了。单从这段华严经来看,支那堪布的回复:是十行菩萨中第八行难得行的修行次第,但尚未进入初地呢。
所以,支那堪布的回复完全是符合佛经的。时任藏王的判定,不过是为了政治需要罢了。和支那堪布的佛学没啥关系。请不要老是拿着显宗来说事。谢谢。
发表于 2017-2-16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既然这样,为什么从前有汉地的大乘和尚到XiZang传播禅宗,而XiZang派出高僧与他辩论,结果汉地和尚辩输,被迫离开藏地这样的事情?

  答:这只是两位大成就者的一个示现而已,他们观察到当时藏地众生学密宗的机缘已非常成熟,因此示现这场辩论给众生看的,目的在于令XiZang人对密宗生起信心,已生信心的令其增长、坚固。这只是行菩萨道的善巧方便,并不是为了证明佛陀的密宗要比他传的禅宗要殊胜。
====================================
这是根让仁波切的观点。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土登俄热 发表于 2017-2-16 23:02
问:既然这样,为什么从前有汉地的大乘和尚到XiZang传播禅宗,而XiZang派出高僧与他辩论,结果汉地和尚辩输 ...

根让仁波切的这个说法是两边都不得罪,也能解释的通。
云水堂主是某寺的出家僧人。别管观点是否正确,此人没事就喜欢践踏显宗几下,好像显宗哪里开罪了他一样。
发表于 2017-2-17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感觉堂主并没有什么践踏显宗的意思,堂主只是实话实说。佛经里说的一切皆空,或者说亦不生念,是需要解释的,并不能按字面意思理解。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ziyuanweng 发表于 2017-2-17 09:08
个人感觉堂主并没有什么践踏显宗的意思,堂主只是实话实说。佛经里说的一切皆空,或者说亦不生念,是需要解 ...

他老是认为是显宗支那堪布的说法有问题。平心而论,为何不是那位密宗的大师说的有问题呢?
都讲的是佛法,只能哪个说法更契机当时的众生的缘分,或是说更符合时任藏王的喜好及维护统治罢了。但不能说谁的说法就是错误的。
发表于 2017-2-17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扎西达吉 发表于 2017-2-17 09:15
他老是认为是显宗支那堪布的说法有问题。平心而论,为何不是那位密宗的大师说的有问题呢?
都讲的是佛法 ...

个人同意2楼的说法,其实2种说法都正确,只是有的了义有的不了义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ziyuanweng 发表于 2017-2-17 09:20
个人同意2楼的说法,其实2种说法都正确,只是有的了义有的不了义而已。

这种说法也不合适。大乘菩萨法就是了义法。小乘法(罗汉和缘觉修的)是不了义法。
支那堪布讲的法肯定是了义法。因为不执著善不执著恶,就是大乘法啊。
发表于 2017-2-17 09: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圆鲁 于 2017-2-17 09:45 编辑

这主要是班智达派和古萨里派的修行路线的分歧。
发表于 2017-2-17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扎西达吉 发表于 2017-2-17 09:24
这种说法也不合适。大乘菩萨法就是了义法。小乘法(罗汉和缘觉修的)是不了义法。
支那堪布讲的法肯定是 ...

这个分类并不是这么简单的,详细来说要学习四部宗义。有时候到底是合适的重要,还是正确比较重要呢?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对于适当的根器,宣说相符合的法义,对这样的根器来说是很合适的,但并不一定是正确究竟的见解。站在究竟正确的见解上来看其他说法,则不正确,但不一定不合适。
发表于 2017-2-17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有名无实 于 2017-2-17 12:20 编辑

我的天,
第一次看到如此定義 了義不了義.
而且居然不是了義經不了義經,了義說不了義說,而是"了義法","不了義法".
我的天.

我以後還是少看聯誼區了



发表于 2017-2-17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華嚴經加的標點也是醉了.

我的天.
发表于 2017-2-17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莲花戒论师与支那堪布的辩论
寂护论师就在那个地方翻译了很多经,也培养了一些人。后来,寂护论师圆寂之后,汉僧里边有一个摩诃衍那(大乘和尚、支那堪布),他是汉僧里边最高威望的一个,他的势力很大,一个王妃好像是跟他出家的,宫殿里边跟他出家的有好几十个人,那么他的势力很大。
他们这个时候,就是说印度的和尚对汉僧里边,方法上,修行的方法里边,有矛盾,慢慢地这个矛盾越来越厉害,斗争到怎样子呢?据历史上的记载说,就是大乘和尚下边的人,因为仇视那些印度人,甚至要拔刀相向,就是刀拔出来,要跟他们干起来的那个样子。
这个矛盾到了不可开交的时候,还是开始辩论了。一个大乘和尚为首,要辩论怎么办呢?那时候寂护论师已经是圆寂了,继承他的一个叫白央,这个白央,好像是威信、学问比寂护论师差得远了。
后来他们就去想办法,他们想起了寂护论师在以前的一个授记,说他以后将来有什么困难的时候,就去召请他的弟子,在印度的弟子,就是前面说的三大家之一Kamalasila(莲花戒),把他请来。结果,就赶紧把他请来之后,那么展开辩论。
辩论,莲花戒跟支那堪布坐在中间,他们每一派里边很多人在旁边,国王也坐在那里,亲自听他们辩论。这个辩论,辩论了三年。这个相当厉害,因为这个支那堪布是中国的禅宗的一支,也是辩才很厉害,他引了八十多种的依据证明他的学说。
他们两个人辩论,中间摆一个花环子,就是哪一方面输了,就把这个花环拿起来向对方供养,同时他就出去,他就退出西藏。
这样子辩了三年,开始的时候大乘和尚这一方面占优势,后来再辩再辩,辩下去,辩到后来,莲花戒他拿出一本经,证明他(支那堪布)的观点不对。
支那堪布就很气,甚至于,世间上说,把那个经书踩在脚下边,不承认那个是佛说的。这样子辩到后来,不管你修禅宗的机锋有那么好厉害,毕竟胜不过他们的因明,Kamalasila是一个因明专家,又是一个中观专家,这样子的辩论,总是占优势,最后是转败为胜。
三年之后,支那堪布辩得无言可说,那么国王就下令,说西藏以后推行的是中观,支那堪布就被迫拿起花环子,向Kamalasila献了花圈之后,退出西藏。这是一般的说法。
但是据敦煌的石窟里边有一本书,是禅宗的书,里边的记载是大乘和尚胜了。这个我们想历史上大概不是那回事,因为他自己维护自己,说是莲花戒败了,从很多事实上看,莲花戒是胜的。那么支那堪布的影响在官方是截止了,不准他传播他的这一些东西了,但是民间流传的还是不少,所以很多西藏的教派里边带禅宗的气氛不少。
那一年我在四川的时候,看到一个叫陈兵的,他是以前北京的佛学院的,后来到川大当教授去了。他写了一篇文章,写了个红教的什么大圆满的这一类的,很多的一些教义,跟禅宗很近。但是很奇怪,红教是莲花生传布下来的,他跟莲花戒、静命论师一个口径,都是中观派的,怎么他们那里有禅宗的味道呢?这个照我推想,可能因为是以前的最早前弘期的佛教经过朗达玛灭法之后,僧人也杀了很多,书也都烧了很多,那么后期的红教可能是有受禅宗影响,把它的东西掺到里边了。那么正规的,莲花戒,绝对是中观的应成派,他是中观家。
这个里边,寂护招弟子莲花戒到西藏,莲花戒与藏地禅宗的支那堪布辩论。禅宗支那堪布这是禅宗的一支,也不是说正规的怎么样,这个情况就不可考,不去考证它,反正这个支那堪布的学说,它就是跟我们有些现代人的有些观点是相像的,就是说你去修很多教,持戒什么,戒定慧,搞了半天,这个虽然好,但是说起来还是一个执著。
支那堪布说你把一个人用草绳子捆起来,固然是束缚,你用金的绳子把他捆起来,同样是束缚;你这个戒定慧是金子,当然很值价,但是你执著那个东西跟执著贪瞋痴同样,都是把人捆起来,束缚了。那么他的说法,就是既不要思善,也不要思恶,就是心里什么都不想,这样子一旦开悟,就会成佛。也是提倡这一个,那个时候,它是顿教方面的东西,自称顿教方面。
西藏辩论,支那堪布那一边,叫顿门巴。这个话,就是把西藏、汉地的合在一起了,顿是顿教方面的顿,门巴就是西藏的话,顿门巴。
中观论师就是主张菩提道次第,跟宗大师一脉相承,要经过戒定慧,按照次第修。
因为那个时候中国人的势力在西藏也不少,很多人信汉僧,弟子不少,汉僧的势力很大,所以汉话也成了一般通用的话。顿门巴,渐门巴,就是渐教的渐,就是中观那一派,顿门巴与渐门巴的辩论,辩了三年。
从这地方我们说,真正的要弘扬佛教,从理上弘扬的,不能从政治势力。当然政治势力是一个重点,这个国王偏到那边,没有办法了。但是我们正规的弘教的方式,决定是以理服人,绝对不是用神通,或者用一种暴力,或者用一种什么东西,甚至于武力,来压服人家。这样子压服是压服不了的,只有把心服了,那才是真正的服了,你神通把他降了,他不一定买帐。所以说真正地我们要学佛,还是从教下手。
“莲花戒与藏地的禅宗的支那堪布经过激烈的辩论”,三年,“奠定了西藏中观派的压倒优势”,那国王宣布,藏地以后要通行的是中观派,那么禅宗退回了内地。
据一般的有些书上说,禅宗支那堪布并没有回汉地,还在边境上,边境里边,还很受人家当地人尊重。就是说禅宗势力,它的残余还是不少。那么总的来说,西藏的官方承认的是中观派。
(节选《印度佛教史分期略说-第十八讲》)

发表于 2017-2-17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和尚·摩诃衍那,龙钦巴尊者在《实相宝藏论》中曾明白写道:“大阿阇黎和尚所说,劣慧之心所不能容:于实义中如是而住,诸下乘人于秘密法心不能纳,遂起诽谤。”
发表于 2017-2-17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支那堪布翻案
──三十一年夏在汉藏教理院讲──
作者:太虚 来源:南普陀在线
  
  
  关于支那和尚在西藏的公案,在民国十四五年前,有藏人从青海写信来问我,对于相传中国有位禅宗和尚曾到西藏被破而回的意旨,当时不知详细,以或许去的和尚不见得于禅宗很高明;也许西藏当时,非禅宗所宜,乃不能建立而回,只作如是的解答。
  现在、因法尊法师著的西藏民族政教史的流通,又有多人来信问我,所以今天特提出来公开的讲,归纳各来函意,有四个问题:第一、西藏所传支那和尚,是否可代表中国的禅宗?第二、支那和尚所立的宗,是否当时真是被破?第三、假使不真被破,为什么自认堕负而归?第四、若中国禅宗曾在西藏被破,此刻西藏的教理流到中国,禅宗是否同样的被破而不能成立?现在依次的审察:
  第一、支那和尚是否可代表禅宗:这个问题,稽考史乘,从他的教授辩论考察起来,可以见到这位支那和尚在晚唐禅宗盛行的风气中,的确是禅宗,而且是禅宗里面一位有力的宗师。这个看法,譬如将佛法分为渐、顿二门,与向来禅宗所谓教下、宗下差不多,亦与西藏显、密的分类相仿佛。在他所讲的意思中看来,须经过顿门才能成佛,渐门是佛教的方便。可是他也许可渐门,但经过顿门,即能成佛,他的宗旨所在,即是顿门──顿悟法门。据此主张,在他后来所传上,还造有可灭心理论等,而以一切无所著即能成佛。这种理论,重在止息思慧,同择灭一样,易于得定,非是佛法的完满道理。然而、这种偏激之论,是极扼要的言语,是禅宗盛行之时常有的论调。和尚看见解深密经的道理与他所传的宗旨不合,掷弃于地,并用足踏;像他这样,并非不尊重圣教;这如呵佛骂祖,毁像焚经,也是宗门常有的事。例如云门说:“老僧若见,一棒打杀狗子吃”。赵州云:“佛之一字,吾不喜闻”。德山说:“三藏十二部,都是揩脓血的破纸”。以这种情形,视支那和尚所为,并不足奇。乃当机应用,不存规则,非常活泼粗猛,使人听了,似火烧心!但不能作典要,故当时并不准别人记录。但今从这些扼要的言句,一切妄想分别皆能止息,顿同佛智。其要点,就在要人止息妄想分别,故以言语击人,使之明记不忘,集中注意于顿超法门。可见他的事迹、理论,都是禅宗所有的风气。并且这种说法,在佛法深奥的意义上,也有充实的根据。他承认有渐门,宗旨所在则是顿门,所以极端提倡,也有最深的道理。大概说,从整个佛法看,可以有两方面的看法:第一、一切法皆是佛法,所有世界的有情无情,土沙瓦砾,一切一切,都是佛法。从另一方面看,凡是众生境界,完全不是佛法,而真正的佛法,则是佛自证的清净法界,也就是诸法实相,诸法本来面目,无有一切心言相,没有一切分别相,非但以言语文字不能够说明,亦非以言语文字所能诠表,这就是佛法真实性的清净法界,也就是真正的佛。这一切法,亦是人人本具,个个不无,如华严经说:“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著不能证得”。在此意义上,其扼要点,即能将一切妄想分别息灭干净,也就是本来真实佛。又如六祖坛经说:“黄梅说法下,倏尔大悟本来自性清净,具足万法”。这正是佛法的清净法界,全依究竟圆满佛果说的,也可叫做法界宗,佛心宗。可以说,一切情与无情,若能证到诸法实性,也就是佛──法身佛,亦即真正的佛。其所说法,如法华经所谓:“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不过在开示上说得粗略一点,是阿含经等;而诸部大乘经典,则说得比较深广精奥,但都有应机方便寓于其中。而此应机方便,就是对治妄想执著,所以就有三藏教典乃至大乘各宗法门。在此所说之中,据我的看法,说得广深的大乘法,其中又有空慧宗、唯识宗、佛心宗──真性宗。在这几宗里面,空慧宗、以遍一切法的空性为焦点;唯识宗、以一切法唯识为中心;佛心宗、所讲的理论,皆在说明一切众生本性清净,等同诸佛。虽归元为一,但在对治妄想执著的方法上,又有不同。比如天台教有圆渐之义;贤首在教中主张圆顿;而禅宗特别主张顿悟真悟,故以顿悟为宗旨,其行持理论,当然与余不同。这样说来,可见他深有根据于佛法之奥义,他是主张顿门,明白他提倡的宗旨所在,就是要能直悟,但亦不废渐门的人天善法,三乘共法,大乘不共法、天台、贤首、密宗、净土………。他们既然提倡顿门,就认为只有顿门能成佛,并使学人跟他学,为要显己独胜,当然要说唯此一门,更无二门,直趋佛果,真正成佛。这种说法,含有抑扬的方便道理,如觉佛法太深,便说愚夫愚妇、白牯黧奴,都能学佛。如提倡净土宗的,便说诸法不易了生死,唯有此门能横超;弘扬密宗的便说修密宗乃能即身成佛,都有抑扬。但顿悟法门所指示的,千指万指,就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见本来自性,就是佛自性清净法界,就是佛,也就是心。有人问某祖师:“如何是佛”?祖师说:“你相信不相信”!某云:“和尚是大善知识,岂有不信”?师曰:“汝就是佛”。你悟了当下就是,不悟永远不是。涅槃经说:等觉菩萨不能了了见佛性,还是未究竟;能真正见佛性,就是见自性,也就是佛果清净法界──佛的清净法身,同佛一样。要是最后的一刹那顿悟未达到,顶多不过成个菩萨,乃至等觉地的菩萨要成佛,还是要经金刚后心一刹那的顿悟。如此顿悟法,似只许对等觉菩萨说,不能向一般人道,但法贵当机,有机即可以应,而密宗也有即身成佛,有此根机修此法便能成就。故顿门法亦贵当机,所以经过菩萨地位至最后成佛,这是要顿悟的。
  一切众生清净法身本同于佛,不过是妄想执著,有一种根机,直前顿悟,便是当机,密宗是修化身佛,禅宗与之相反而是顿成法身佛。在当机上,可以有禅宗法,也可以有密宗法。在此种种道理上,平常的众生不可能,须有特别的根器,便能信忍悟解。
  在我提倡的自行觉他上,近于后面莲花戒所说的法门,遣除妄想执著,由唯识、中观……引发出世智,达到一真法界。但在教理上,可以有三乘,佛心宗主顿门,为佛法之精要最可宝贵的。有主密宗者,将显教法门修学完全,最后还是要经过密宗乃能成佛,这也与禅宗相同。就佛法的扼要点,经过这一刹那即成佛,未经过这一刹那则不是佛。支那和尚说:恶业善业皆不能了生死,还住在业报上,必须经过一刹那顿悟乃能成佛,此理很可根据。向一般人提倡,虽人天法、三乘法、大乘法,都很重要,但于顿门也不可以抹煞它不是佛法,实则还是一种扼要宝贵的法门。所以支那和尚所说,的确是禅宗,可以代表禅宗的宗师。当时在西藏,请莲花戒来和他辩论,所说所论,适发明其义,并无妨难。
  第二、是否真正被破:他们初见面时,便作手势。莲花戒见和尚:“便举杖在头上三绕,意谓何为流转三界之因?和尚即以手捉衣领向地二摔,意谓此由二取无明为因”。未曾答话先用一种表示,这本是禅宗富有的作风。莲花戒的意思是:和尚有无理解,有则可与辩论。上面一段记载,可说是莲花戒片面的意思。不必能代表堪布的本怀;因为在意会中可能各有各的见解。如中国内地一般大丛林的云水僧人,顶喜欢吹壳子,打禅谜,说出来奇奇怪怪的很多。相传一段很滑稽的公案,可以引为证明。苏东坡爱谈禅,一日至黄州,特命使通知某大寺的长老,约某日拜会谈禅。长老得讯,心中忧悒寡欢。恰巧寺中有一皮匠,见老僧愁容满面,请问何故?老僧将详情具告,皮匠曰:我有方法,唯借僧衣披之即可。至谈禅之日,寺中僧人皆避,皮匠著僧衣跏趺山门外,恰似老僧模样。东坡来了,见他默坐蒲团,便用手拍拍头,皮匠──伪僧──以足顿顿地;东坡复摸摸肚皮;皮匠又敲敲屁股,仍然坐下。东坡见此情景,心即钦服回衙,向众人说:“和尚真了不起,禅境甚高!我拍头,指头顶三十三天;他用足顿地,表脚踏十八层地狱;我摸腹肚皮,表饱读五车书;他拍屁股坐下,表坐十方界,这多么超妙啊”。皮匠回来,老和尚便问来了没有?皮匠道:“他来拍拍头,找我做帽子;我蹬地,表是做鞋的;他摸肚,要腹皮,我拍屁股,表示股皮最好。那家伙不识货,便自去了”。由这笑话看来,莲花戒与支那和尚的机锋,当然在支那和尚另有其他的解说。莲花戒以杖绕三匝,支那和尚意谓是如何解脱三界生死?和尚提衣领二摔,表有顿渐二门,可解脱三界流转。我们可以怎样的猜测。支那和尚不研究法相,一味地住在本分工夫,很可作这样的解释,但不一定是他们的意思。和尚立宗曰:“行不善业堕诸恶趣,行诸善业往生善趣,故彼二业皆不能出生死,俱障成佛,譬如黑云白云遮蔽晴空。若能都无所思,即能解脱生死;由不作意思,即无所得,故顿悟者与十地齐等”。由这段文意看来,和尚并非拨无因果。所说的黑云白云,皆是虚妄分别,唯许无分别而住,都无所思,即能解脱生死。他说明善恶俱非,离诸妄想分别,直了本来面目。如六祖说:东方人生西方,西方人又生何处?故须经过十地的顿悟,乃能成佛。
  莲花戒破曰:“若都无观察慧者,诸瑜伽师由何因缘能住无分别耶”?有种种的观察慧,是就渐门而说;和尚主顿门,所以都无寻思,不可相提并论。又破云:“若谓是不念一切法者,然一切所修,皆不能不念及不作意;若谓不念一切诸法,是则已念一切诸法”。这也可以归于渐门,以渐门许有念,顿门则主无念。非无念为念,又破云:“若谓无念心所即成无分别,则闷绝昏迷之际,亦应是无分别”?此所说的念,非念心所,乃指妄想分别心,所以难的不能成立。又难云:“若无正分别,则无入无分别之方便,仅灭念心不分别诸法,如何能入一切诸法皆无自性耶?既不了达空性,即不能顿断诸障,是故要以正智方便断障及颠倒错乱”。此可答云:究竟涅槃与佛的法界皆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无念无作,无有分别,由无分别,则成一切种智。有分别都是渐门,顿门不然。又难云:“又若无念无作意,云何能成宿住念通?一切种智,复云何能断诸烦恼?以是诸瑜伽师,正智现观真义者,是由了达内外三时一切皆空,乃能灭诸分别,断诸恶见也”。此可答云:烦恼即是虚妄分别,无虚妄分别则无烦恼,无烦恼即成佛;与了达诸法皆空,无妄想分别之种种安立,完全相同,不相违背。反之、汝许烦恼当以有分别行对治,如以无我对治有我,此乃渐门之事,顿门之用;又宿住念通及一切种智,只离妄想分别即成就。由此、可见当时莲花戒所出难题,一一可答,而支那堪布在西藏并未被破。
  第三、既不是真正被破,为甚么自认堕负,退出西藏?因顿门真能承受悟入者极少,故当时支那和尚见许多藏人都无澈底的信解而摇动,所以但说诸人自认堕负,并未说支那和尚自认。其次、藏王请莲花戒来,信仰已集中于莲花戒,西藏无禅宗特殊之机,故离藏而回。
  第四、有两种不成问题:一、第一第二既未被破,第三是观机逗教,因无机宜,故退出西藏。如谓中国禅宗到西藏,被西藏的教法将其灭掉,而西藏的教法今到中国,则禅宗亦应被灭?但古今机宜不同,目前是禅宗的根器者极少,禅宗本身虽无珍贵,但流衍至今,一般丛林之坐香打七,只存空壳而已。以现在佛教的情势观察,须从人天乘法、三乘共法、大乘不共法去提倡,使一般信仰佛法的人,都可修学。程度极高者,仍需要顿悟法门。二、现在真能代表禅宗的善知识,已不可得,故中国已无禅宗,有何可灭?流传下来的已经是个空壳,所以更无可破,如有大善知识,随机之所宜,宏扬禅宗,为别个宗派所破,决不会有。
  总而言之,禅宗顿悟的法门,是佛法中最可宝贵的一宗,是不可灭没的;遇有当机,即能引趣,在现在中国佛教的情势上,是弘扬人乘以趣入大乘的时间,尤与静命、莲花戒、唯识、中观理论融通相契。(心月记)(见佛化新闻二四八、二四九、二五0期)
  
发表于 2017-2-17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宗喀巴大师对“支那堪布遗教”的批判---原文略
==========================================
在格鲁论坛当以宗大师为准,所以堂主不一定有错,当然就主贴而论扎西兄亦有道理。这不是和稀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社区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格鲁教法集成

GMT+8, 2017-2-21 22:19 , Processed in 0.381234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